深评: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助力行业发展

车讯网 612 0

  [ 深评]  若干天前,GB/T40429-2021《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正式发布。尽管在正式发布前,该标准的概貌已基本为行业所知,但作为一项推荐性标准,其发布也意味着填补了政策层面的空白,对自动驾驶行业发展、商业量产都有着积极意义。


  尤其是在自动驾驶安全事故频出的市场环境下,《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从政策角度抑制过渡宣传的土壤,让用户对自动驾驶有了更清晰的认识。这将有利于形成严谨规范的市场环境,避免消费者因被误导而造成自动驾驶事故。

中国拥有了自己的自动驾驶分级标准

  其实,汽车行业已经有比较成熟的自动驾驶分级标准。由美国SAE制定的SAE J3016标准已经被全球范围内的车企或自动驾驶研发机构都普遍采用。虽然SAE远离普通用户视野,但在汽车行业却享有很高的权威性。

  在《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国家标准推出以前,中国市场也同样被动沿用SAE J3016标准。但中国市场有其特殊性,一方面中国汽车市场已经是全球最大市场,另一方面自动驾驶技术已经成为国家战略,并且《交通强国建设纲要》明确要求大力发展智慧交通。

  因此,无论从哪个角度来说,国外的标准体系并不能完全适应本土需要,中国汽车市场不能缺失独立自主的自动驾驶国家标准。在此背景下,2017年,由工业和信息化部提出,汽标委智能网联汽车分标委组织行业骨干单位启动了该标准的研制工作。


  《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的出台,标志着国家标准的建立健全,也是推动自动驾驶技术落地的重要参考依据,是促进智能汽车发展的“中国方案”的有力补充。国内车企以及自动驾驶企业不管是进行技术研发还是市场推广都有据可依。

  以自动驾驶的过激宣传为例,新势力也罢传统车企也好,普遍存在夸大宣传。不但把辅助驾驶功能草率地说成L3,也自定义地创造各种L2+、L2.5、L2.99等概念,混淆视听。由此误导消费者而带来的自动驾驶事故屡见报端。

  随着国家标准的推出,为行业提供了自动驾驶等级判定依据,规范市场的作用将很快显现。可以说,《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将为相关政策、法规、条例等提供有力支撑。遵循标准,依规办事,才是行业健康发展的准则。

中国标准与SAE标准有何不同之处?

  相比之下,SAE J3016标准面世时间更早,当前广为流行的L0-L5级的分级就是由SAE J3016所指定的,并且已经逐渐成为普适性的参考标准。《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国家标准也基本上沿用了SAE J3016标准的分级,两者在分级上没有根本性区别,但结合中国市场的特点做了更加细化更加具体的优化。


  首先,在自动驾驶分级的名称上,《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国家标准更加侧重安全理念。相比起SAE J3016而言,《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将0级-2级都冠以“驾驶辅助”标签,明确界定这三个级别并非“自动驾驶”,而是服务于驾驶员的辅助功能。此举,为技术研发、市场宣传、购车消费等直接划清了边界,杜绝了“自动驾驶”滥用。

  另外,《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分级内容有更加细致调整。一方面,在SAE J3016中,将L0级定义为非自动化,而在《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中则为“应急辅助”,包含AEB、LDW、FCW等功能。另一方面,SAE J3016中L0-L2级负责汽车感知和判断是驾驶员,而《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与之相对应的是“目标和事件探测和响应”,并由驾驶员和系统共同承担。

  对于L3级自动驾驶,《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将接管对象由SAE J3016所定义的人类驾驶员调整为“动态驾驶任务后援用户”,并且这个“后援用户”不局限于车内,而是可以在车内或车外,也就是远程控制的用户可以接管车辆成为“驾驶员”。中美两份自动驾驶分级标准对L4-L5级的划分基本没有区别。


标准出台意味着自动驾驶大规模落地?

  全球范围内,包括中国、美国、日本等众多国家其实都把自动驾驶作为重要的战略方向,在自动驾驶领域,以前中国的标准体系慢了一步。虽然,GB/T意思是国家推荐标准,并非强制标准,但《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的推出足以说明亟待解决的标准体系正在完善。

  除了对后续一系列的法规、制度的制定提供有力支撑外,《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也是自动驾驶技术能够在未来实现大规模普及应用的前置条件,比如上述提及的规范市场、规范推广、破除混乱宣传导向,也为消费者购买及使用提供了参考。

  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自动驾驶技术分级只是理论层面的标准,真正落实到市场应用时其实也未必以死板地技术分级为“教条”,而是应该在安全底线基础上,匹配切实市场需求的解决方案才是正解。说到底技术终究不是产品,技术等级的划分无论多么细致完美,都不能和终端的产品设计形态、产品功能直接划等号。

  放眼市场,各车企和其他从事自动驾驶技术研发的企业都推出了不同的智能驾驶解决方案。尽管企业确实存在夸张宣传的问题,但本质上其实更注重的是场景应用,比如解决停车难题的AVP、解决高速场景的各类高速辅助驾驶,亦或是活跃于相对固定路线的Robotaxi、物流车,以及像无人驾驶清扫车这类的工具类产品。


  另外,一项技术的普及应用其实不单单是终极产品形态要符合市场所需,背后也牵扯整个产业链。自动驾驶技术的开发成本高昂,大规模数据采集和高效利用也同样有待提升,产业链上游关键零部件技术仍有提升空间,这些因素都造成整个自动驾驶系统的高成本、高难度,也直接反映在大规模推广的门槛上。

  大规模推广建立良性的商业模式促进降本,持续降本刺激大规模推广,才能不断提升用户感知度和信任度,不断创造出新的市场需求,新的需求又反过来刺激更多新的自动驾驶解决方案。

  总而言之,《汽车驾驶自动化分级》是行业标准体系化建设的重要一步,也是法规制度建立健全的开端,但要实现自动驾驶的高度市场化还是会遵循客观市场发展规律。


  智能化浪潮的兴起,自动驾驶技术一直在高速发展,面对广阔的市场前景,机遇与挑战并存。自动驾驶是涉及各领域的复杂系统工程,只有在顶层设计的指导下,协同监管部门、企业、用户等所有参与者才能持续推动产业发展和市场化应用。(文/行业评论员 拙阳)